快办公
17078174806
成都快办公 首页 > 资讯中心 > 联合创始人离职WeWork摇摇欲坠,星巴克新概念店开启付费办公

联合创始人离职WeWork摇摇欲坠,星巴克新概念店开启付费办公

2020-06-23
北京时间6月5日消息,据外媒报道,共享办公巨头WeWork联合创始人米盖尔·麦克维(Miguel McKelvey)将于月底离职。


联合创始人离职WeWork摇摇欲坠


2010年,麦克维与亚当·诺伊曼(Adam Neumann)在纽约共同创立了WeWork。此后几年,他们大刀阔斧的开拓着共享办公的市场,从美国扩展到了英国、中国上海等地。2016年底,WeWork在全球34个城市拥有100多家共享办公空间,已然成为了共享办公领域的龙头。


急速扩张带来的副作用就是现金流逐渐枯竭,此时,软银愿景基金带着44亿美元的投资出现了。孙正义在决定投资时对亚当说:“在战斗中,疯狂比聪明更好。而WeWork还不够疯狂。”从此,WeWork的“疯狂”扩张开始了,截止2018年底,WeWork拓展到全球100个城市,拥有425家共享办公空间。2019年初,WeWork的估值达到了470亿美元。


但WeWork的边际收益并不能覆盖边际成本,亏损随着扩张速度和营收增速一起上涨。2016年,WeWork亏损4.29亿美元,2018年亏损增长了3倍之多,高达19.27亿美元。去年9月,WeWork IPO失败,估值从巅峰的470亿美元跌至75亿-80亿美元,缩水近80%。美国共享办公独角兽,从此跌下“神坛”。


去年10月22日,亚当辞去了WeWork的CEO职位并离开,紧接着,软银投资50亿美元,全面接管WeWork。此次宣布离职的麦克维既是联合创始人,也是软银接管WeWork后的最后一批高管之一。而根据软银五月份发布的财报显示,WeWork当前的估值已跌至29亿美元。



如今,WeWork砍掉了私立学校业务WeGrow,并且正在考虑放弃长租业务WeLive,商讨移交其位于纽约市和华盛顿特区两处WeLive长租公寓的运营权。

而在WeWork摇摇欲坠的当下,星巴克却杀进了共享办公的市场。



新概念店开启付费办公


日本星巴克与铁路运营商JR-East合作开设的“Smart Lounge”新概念店受到了业内的广泛关注。

概念店位于日本东京都港区的“高轮Gateway站”,坐落于新干线车站里,以商务用途为主。店面占地面积为185平方米,整个空间设计使用了木质与浅灰色的墙壁,使概念店与车站无缝对接,完美融合。


既然主打商务用途,就要满足顾客多样化的办公需求,概念店内设有不同的办公区,有单人座位区、个人隐私包厢、可供多人商谈的共享会议桌,以及付费私人包厢。


店内的两个全包厢式的共享办公室,每一个座位都有电源插座和USB充电孔、挂钩等办公配套设施,同时还有共享移动电源以及全覆盖WIFI。在店内,你可以通过星巴克卡和Suica等电子支付平台进行无现金支付,通过专门的APP在店内提前结账,直接取单,免去了排队买单的繁琐步骤,减少在收银台的等待时间。


关于新概念店,星巴克日本店面开发部负责人石原一弘说:“我们提供的是适合其位置和目的的智能舒适体验,并与人们的生活融合,打造出一个前所未有的未来城市。我们的目标是做一个与人一起创作的场所和基地。"

据悉,“Smart Lounge”新概念店的收费价格是每15分钟25日元,也就是约60人民币一小时,用JR-East交通卡付费。



自带优势一举两得



前有WeWork节节败退的前车之鉴,为什么星巴克却突然开始做共享办公?其实对比市场上的共享办公巨头们,星巴克有很多自带的优势。

首先,星巴克和WeWork以及其他共享办公的最大区别在于投入成本低。不同于Wework办公场地的拿地投入,星巴克有强大的门店基础。针对临时需要办公空间却无需长期停留的上班族或者自由职业者,星巴克只需在原有门店的基础上开辟一部分空间,再提供简单的额外办公配套即可,无需高成本的投入。


其次,星巴克拥有良好的消费用户基础。星巴克创始人霍华德·舒尔茨在多年前就将星巴克定位为“第三空间”,他设想咖啡店是在办公室和家之外的另一个空间,是人们可以在繁忙的生活节奏中休息的地方。因此,在星巴克最常见的不是约会的情侣,而是敲键盘的自由职业者、谈商务的白领,甚至是写论文的学生。星巴克多年积累的消费习惯,使顾客已经习惯于在星巴克喝咖啡、消费、长坐、办公。


另外,星巴克的付费办公模式既满足了部分消费者的需求,还可以很好的提升顾客的流动性。在这个酒店、便利店都在设置“第三空间”的时代,一个安静、私密、临时的办公场所就显得较为重要。消费者如果需要一个这样的办公场所,可以在星巴克进行额外的付费,在私密的空间进行高效率的办公。星巴克这一概念店,既能满足办公需求,又能增加顾客流动性,获得额外的收入,一举两得。




2019年可以说是共享办公“行业洗牌”的一年,WeWork IPO失败、优客工场深度布局、新入局者络绎不绝。2020年,星巴克共享办公的开启更是对整个市场的一个触动。

而对于消费者来说,星巴克新概念店最大的优点是私密且临时。不仅是星巴克的生活和商务社区功能越来越完善,便利店、酒店的“第三空间”也都在争抢共享办公的市场份额。在这样的刺激下,共享办公还会在“空间赋能”的基础上有怎样的发展呢?


锦江区-春熙路
1305元/人·月起
查看详情
高新区-天府软件园
900元/人·月起
查看详情
青羊区-天府广场
1360元/人·月起
查看详情
锦江区-春熙路
1267元/人·月起
查看详情
锦江区-盐市口
1411元/人·月起
查看详情
高新区-金融城
1532元/人·月起
查看详情
上一篇:成都城投集团总经理叶辉一行到成都侠客岛里抚琴岛、望江岛考察调研
下一篇:企业搬家太痛苦,选择筑梦之星联合办公让你舍不得搬家
相关新闻
2019-02-12
2019-03-12
2019-06-27
2019-10-10
2019-10-25
2019-12-06
2020-02-28
2020-04-21
2020-05-07
2020-06-08
热点新闻
2019-02-28
2019-07-08
2020-02-24
2019-06-08
2020-08-11
2019-05-29
2019-06-08
2019-05-29
2019-07-03
2019-05-29
最新资讯
2020-09-24
2020-09-24
2020-09-24
2020-09-24
2020-09-24
2020-09-23
2020-09-23
2020-09-23
2020-09-23
2020-09-23